欧洲杯
2024-07-11 15:29:09

曾遭“九鼎系”等野蛮资本争抢宏明电子IPO辅导五年后破冰在即

分享到:

  导读:“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宏明电子以及相关中介辅导机构已经与深交所就其IPO上市的板块定位和申报时机等事项进行了两次的现场沟通。”2024年7月初,有接近于宏明电子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经透露,目前,宏明电子上市的板块已确定为深交所创业板。虽然多年来一直未能成功转身成为上市企业,但在A股市场中,宏明电子的名字却是并不陌生的,尤其是当年彼时还是资本新贵的“九鼎系”与老牌资本大鳄“中经开”旧部在宏明电子中的股权大战,至今也让人记忆犹新。

  在历经长达近五年时间的上市辅导后,成都宏明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宏明电子”)的IPO之旅终于即将迎来黎明前的出征时刻。

  日前,据叩叩财经独家获悉,在申万宏源的保驾护航之下,经过15轮次辅导工作的完善,宏明电子IPO的上市辅导工作已正式进入了证监局验收阶段,不出意外的话,不日便会获得验收结果。

  一旦顺利获得监管层的验收,这也意味着宏明电子筹谋多年的IPO计划将迎来实质性的突破,为正式向监管层提交上市申请扫清了政策与程序上的障碍。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宏明电子以及相关中介辅导机构已经与深交所就其IPO上市的板块定位和申报时机等事项进行了两次的现场沟通。”2024年7月初,有接近于宏明电子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经透露,目前,宏明电子上市的板块已确定为深交所创业板。

  虽然多年来一直未能成功转身成为上市企业,但在A股市场中,宏明电子的名字却是并不陌生的,尤其是当年彼时还是资本新贵的“九鼎系”与老牌资本大鳄“中经开”旧部在宏明电子中的股权大战,更是至今也让人记忆犹新。

  成立于1981年10月08日的宏明电子,前身即为国营七一五厂,系国家“一五”时期156项重点建设工程之一,是中国电子元器件产业的奠基者和摇篮。

  回眸宏明电子的资本化之路,最早则可追溯到2000年,在当年便顺利完成股份制改制的宏明电子,此后便开始寻求上市的可能。

  由于历史原因,早期的宏明电子股权关系一直比较复杂,在改制初期,公司股份全部为自然人持股,股东人数更是高达4526名,这无疑增加了资本运作的难度。直至2002年11月,通过自然人股东转让股权的方式,宏明电子迎来了改制后的第一位资本接盘者——在深市上市多年的深华新(000010.SZ)(即如今的“美丽生态”),市场也一度预期通过资本并购的方式,宏明电子能实现曲线通过深华新上市的目标。

  但这场资本之旅在彼时宏明电子依旧复杂的股权结构和历史沿革瑕疵的问题下,注定是短暂的。

  2003年10月,深华新便将其持有的宏明电子股权悉数转让给了一家名为成都博宏实业有限责任公司。

  上述股权转让后,宏明电子的控股权看似已从上市企业中剥离,但事实上,其依旧被曾被视为深华新幕后老板的自然人、“中经开”国债期货核心人物敬宏所把持。

  作为资本市场老牌资本大鳄的旧部,敬宏通过多个资本平台直接或间接控制着宏明电子长达十余年,直到2015年时,“九鼎系”的入局。

  2015年10月,“九鼎系”公司——苏州恒辰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恒辰九鼎)在四川本地报纸上刊载了一则关于收购宏明电子股东所持股权的公告,由此也拉开了一场在彼时的新老资本大鳄之间以宏明电子股权为目的的攻防之战。

  在相关股权之争中,“九鼎系”获得了当年宏明电子管理层的支持,敬宏等人也曾通过诸多资本平台对此进行反击。

  “当年在九鼎系与中经开旧部的这场股权较量中,两大资本阵营各方都使出各种手段以获得分散在各自然人手中的宏明电子的股份,其中不乏狗血剧情的轮番上演。最后失败的一方甚至欲动用法律武器通过诉讼的方式试图影响收购结果。”回忆起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股权纷争,上述接近于宏明电子的知情人士至今还津津乐道。

  不过与如今的IPO路线年,在恒辰九鼎获得宏明电子的实质控制权后,据九鼎在其内部下发的一份文件资料中称, “鉴于宏明电子目前股权、治理、军工资质及经营状况,单独上市/挂牌难度较大,不考虑将宏明电子单独上市/挂牌”,将“积极利用九鼎平台,或将九鼎持有的宏明电子股权单独注入九鼎关联上市公司”,“九鼎控股后,宏明电子将作为九鼎军工平台子公司进行发展”。

  有一说一,其后,在“九鼎系”朝着资本并购为目的的运作下,宏明电子的经营发展的确获得了较为长足的进步。

  宏明电子并未迎来“九鼎系”此前规划好的曲线上市路径,取而代之的却是在2019年10月突然宣布已与申万宏源签订IPO的辅导协议,寻求通过IPO的方式登陆A股,并已同步向四川证监局提起上市辅导的备案。

  在宏明电子正式宣布IPO的前夕,曾在其中因股权纷争斗得“你死我活”的“九鼎系”和老牌资本大鳄“中经开”旧部敬宏突然纷纷选择清盘离场。

  其中,在宏明电子持股比例近55%的“九鼎系”将自己在宏明电子中所持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了川投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川投信产”)。

  公开信息显示,川投信产成立于2017年12月,是四川省国资系统设立的首家大型信息产业投资平台,为四川国资委旗下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川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成都川经龙雏壹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龙雏基金”)、成都川商贰号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川商基金”)、方正证券等多家投资机构则在川投信产控股宏明电子后不久,则将敬宏等人手中约30%的宏明电子股权一并受让。

  从2019年10月正式开启IPO辅导的大幕,如今已耗时长达近五年之久,宏明电子多舛的上市之路能否在此后迎来满意的结果?

  “本来按照此前的部署,宏明电子此次IPO曾一度预计是在2023年12月中便正式向深交所递交申报材料的,但受彼时资本市场的大环境和监管政策的影响,加之辅导工作也未能如期收尾,于是便延迟到了如今才进行辅导验收。”上述接近于宏明电子的知情人士告诉叩叩财经。

  有了四川国资的控股股东背景,相较于被如今在A股市场已成明日黄花的“九鼎系”的把持,宏明电子此番IPO的胜算自然高了不止一筹。

  “目前除了历史沿革的部分瑕疵问题,欲申报创业板上市的宏明电子,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夯实其基本面的可持续性和成长性。”上述知情人士向叩叩财经透露。

  因目前宏明电子尚未向深交所递交IPO申报材料,故外界对其近年来的经营状况难得以窥见。

  不过据叩叩财经日前独家获得的一组有关宏明电子的财务数据显示,在2023年之前的几年中,宏明电子无论营收和利润皆呈现出持续增长的势头,但时间进入2023年之后,其似乎已陷入了经营瓶颈,其营收和利润不仅未能继续延续此前几年的增长势头,反而皆出现了同比下滑之势。

  “创业板的定位就是支持‘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上市,如果在接下来的2024年中,宏明电子的经营势头不能重抬升势的话,那么其IPO可能也将面临着一定的不确定性。”上述知情人士担忧地表示。

  就算宏明电子此番能迅速顺利通过四川证监局对其IPO辅导工作的验收,但长达近五年的辅导历程,也是A股市场少见的漫长之期了。

  “目前,大多数拟上市企业的辅导期多集中在半年左右,有的甚至能在3个月内便完成辅导。”一位来自于北京一家“中”字头券商的资深保荐代表人告诉叩叩财经,一般辅导期较长的企业往往是因为自身的经营、内控及历史沿革问题较大,需要一步一步去进行合规性的归置和清理。

  早在两年多前的2022年5月20日,在川投能源当年度股东大会上,川投集团董事长刘体斌在公开回应宏明电子IPO进展时曾透露称,“公司资质非常不错。正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

  “在2000年时,宏明电子改制之时,存在着多方瑕疵,如曾将部分中央‘拨改贷’资金转变为资本金,但未取得该部分权益出资人的批准,结果出现了诉讼导致历史出资不实等问题。而宏明电子历史上还存在尚未转股的军口国拨资金,这也需要进一步资本化整改。”上述接近于宏明电子的知情人士告诉叩叩财经,这些改制至今所存在宏明电子历史沿革中诸多瑕疵,都需要四川省政府相关监管部门对其责权一一进行确认。

  不仅如此,因宏明电子名下还有医院、杂志社等非经营性资产,按照上市的相关规定,这些资产需进行剥离,如何妥善处置,从出具资产处置方案到最终顺利推进,也耗时较长。

  与大多数拟上市企业相对间接的股东架构不同,因历史遗留问题,截至2020年底之时。宏明电子仅在册的自然人股东人数便已高达534人。

  按照IPO辅导工作的要求,中介机构对这些自然人股东的确权和访谈也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因宏明电子的自然人股东人数众多,除了部分自然人股东难以联系之外,也有少数股东不愿配合核查。”上述知情人士坦言,按照《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的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行政许可有关问题的审核指引》的相关规定,需“经过确权的股份数量应当达到股份总数的 90%以上”。

  当然,除了这些较为费时费力的核查整改要素外,宏明电子自身的公司治理制度、内控制度也处在多方需要整改之处。

  据上述知情人士向叩叩财经透露,在对宏明电子进行IPO辅导期,中介机构还曾发现了宏明电子存在收入确认证据不足的问题。

  即便经过了近五年的辅导和整改,目前,宏明电子部分房产因相关手续缺失等原因依然无法办理产权证书,存在被认定为违章建筑从而导致被主管部门行政处罚的风险。同时,其部分经营性租赁房产也未办理产权证书以及租赁房产未按规定向房产管理部门办理登记备案,存在被当地主管部门拆除或拆迁,导致宏明电子被要求搬迁或遭受当地主管部门处罚或其他损失。

  此外,宏明电子部分子公司拥有的为防务领域客户提供产品或服务所需的相关业务资质目前也已到期,虽主管部门已于 2024 年 4 月完成对相关子公司的现场检查,但目前也只能预计续期不存在实质性障碍。

  在2019年川投集团旗下的川投信产入主宏明电子后,时任川投信产总经理王波顺理成章地接任了宏明电子董事长一职。

  2021年10月11日,宏明电子对董事会、监事会成员进行换届选举,王波再次当选宏明电子董事长。

  就在王波连任宏明电子董事长一职仅仅半年之后,2022年5月30日,宏明电子便突然召开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该次股东大会的主要议题便是《关于更换部分非独立董事的议案》,通过该次更换董事的决议,肖长青取代王波履新出任宏明电子董事长。

  据叩叩财经获悉,在王波卸任宏明电子董事长一职仅仅5个月后,2022年11月9日,其便因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被成都市监察委员会留置,与王波一道因涉嫌犯罪被留置的还有一位名为蔡昌银的自然人。

  公开信息显示,1971年出生的蔡昌银,也还曾一度在宏明电子中担任财务总监一职,不过其早在2020年中,在宏明电子的高管名单中,便已未见其名。

  前董事长在辞任半年后因涉案被查,这是否会影响宏明电子此后IPO的推进,从目前势态看,似乎干扰甚微。

  眼看IPO辅导工作随着验收的完成即将告一段落,不久之后,从宏明电子正式向深交所递交IPO申请的那一刻起,真正的考验才将正式拉开帷幕。

  在如今IPO审核政策的“强监管”之下,对于拟上市公司而言要想成功实现A股的“敲钟”之梦,首当其冲的便是“打铁还需自身硬”。

  2023年11月,在《中国改革报》上,一篇名为《“科改示范”树全国标杆 “ 四化协同”创辉煌宏明》的署名文章称,近年来,宏明电子“聚焦IP0上市这一推进科改示范行动的重点和难点,公司不断完善内控制度,确保生产经营符合上市公司规范,通过推动上市,推动解决军口国拨资金权益变更、非经营性资产剥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移交等历史遗留问题,推动实现公司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现代化”,并透露,2022年,川投集团合并实现营业收入近150亿元,资产总额超100亿元,利润总额40亿元,“其中,宏明电子综合实力创历史新高,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利润总额跃升至41亿元、29亿元、6.26亿元,比2019年分别增长57.7%、61%、116.6%”。

  正如上述文章所言,在2022年之前,宏明电子的营收和利润增长的确是可喜的。

  据叩叩财经获得的一份宏明电子2021年和2022年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在此两年中,宏明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实际达到了29亿和31.6亿,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9亿和4.41亿,其营收与净利润皆保持着同比增长。

  但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中,宏明电子营收和利润持续多年增长的态势却突然被打破。

  据叩叩财经获得的宏明电子2023年财务数据显示,其2023年营业收入仅录得27.26亿,创下了其近三年的新低,同比2022年下滑近14%,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则约为4.18亿,较2022年也出现了一定比例的回撤。

  “2023年经营状况的盘整,应还不足以对宏明电子IPO形成实质性障碍,但在看重拟上市企业发展的持续性和成长性指标的创业板中,宏明电子此后要想迅速推进IPO审核,则需要提供更多的事实证据来向监管层证明其与创业板定位的相关性,所以接下来,宏明电子在2024年的经营表现对于其此次IPO来说便显得尤其重要了。”上述来自北京一家“中”字头券商的资深保荐代表人认为。

  宏明电子IPO如今在长达近5年辅导期后终于迎来“胎动”时刻,最欣喜的除了其管理层外,还有两家上市公司的投资者也对此已期盼久矣。

  仅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在深市上市公司富森美的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已不止一次有富森美的投资者向其董秘问询宏明电子IPO的具体进展。

  据叩叩财经获悉,目前龙雏基金共持有宏明电子11.12%的股份,仅次于川投信产,为宏明电子第二大股东。而富森美则以2亿元的投资额持有龙雏基金52.4659%的份额,按此测算,富森美则间接持有宏明电子5.97%的股份。

  除了富森美外,也有鸿远电子的投资者不时在互动平台打听宏明电子的上市进展。

  鸿远电子的董秘也曾在相关互动平台明确回复投资者称公司的确参股了宏明电子,但就宏明电子的IPO具体时间和公司收益,则需以相关公告为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绝不卖7nm等光刻机!阿斯麦CEO:中国生产“落后”制程芯片就行了,全球芯片买家都迫切需要

  坐高铁要穿长裤引热议!12306回应:座席套是180天一换,卧铺列车的床单被套是一客一换

  两次断骨增高,花费115万,从1.67变成1.81,如今这个模特后悔了

  9岁哥哥照顾几个月的弟弟,有模有样,眼里充满了爱,弟弟一哭哥哥跑得比爸妈还快!

  现在的小孩哥也太厉害了,小孩哥对着镜子练习街舞,三千五的课程跳出三万五的效果

  与中坚力量共成长,2024建信信托艺术大奖评委会特别奖获奖艺术家凌海鹏

  英伟达揭秘全球最大 LED 屏幕场馆:150 片 RTX A6000 GPU 驱动

上一篇:俄武器研发总在前沿电子设备“大粗苯”有优势
下一篇:顺丰快运亮相2023亚洲电子生产设备暨微电子工业展